王伏_

她眼中的春雷蛰伤了我的外壳。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标签有私心嘿嘿嘿

                                   

“王良。”白伏枥把头塞进两臂相交圈出的环洞,闷闷地叫他大学室友的名字。
“诶!爷有何吩咐?”王良口上答着,顺便起身打算给自己倒杯水。
“我姐领了个小孩,她这几个月要出国,咱这邓休不刚走空出间房吗,她想塞我们这儿,咋办?”
王良刚提起热水壶手顿了一下,问:“男孩女孩?”
“那你就说男女有别爱莫能助。“王良作出了答复,提着热水壶的手微微倾斜,把水倒入他的白瓷杯中。
“…可是每天有50块照顾钱。“
“哎呦怕啥啊把人家小姑娘接过来!咱带她浪遍泡面界!”王良举起杯子朝白伏枥那儿敬了敬,然后一饮而尽。
“女人心,海底针“
“闭嘴,这叫变通。“
几天后白伏枥真带了个小女孩来。
“哟,白伏枥,私生女啊。“在白伏枥把女孩带进房间后,王良用力拍了拍白伏枥的肩。
“都说了是我姐领——的。”白伏枥翻了个白眼,小声说。
是的,白伏枥领了个外国女孩回来,棕色的头发用蓝色的蝴蝶结发带束起,绿色的眼睛像王良今早看到的树叶。黑框眼镜稳稳的架在鼻梁上。
“来吧,王大侠,带我们可爱的英格丽开启泡面之旅吧!”白伏枥把王良的手从身上扯下来。
“英格丽?不打算给她取个中文名?”王良听到 ′英格丽′ 这个名字后提出质疑,“她以后都要在中国过。”
“哦对,我姐一直叫她英格丽来着,”白伏枥皱了皱眉,“不过我觉得英格丽也挺好的,有‘女儿’的意思。”
“给她取一个好了,白伏枥,你喜欢吃什么?”王良问。
“…桃。”白伏枥一脸问号的看着他。
“关于桃的梦想是啥,你?关于‘白’的。”
“…白吃桃不要钱。”哦?
“好!那就叫白桃!白吃桃!包含了她舅舅的人生目标!”王良大喊。
“…”白伏枥死死盯着王良,盯得王良有点虚。
“我是坚决不会用的。谁会用智障取的名字啊。“

“英格丽?“在得到女孩的允许后,白伏枥微微打开门,探进半个身子,用流利的英语说:”你有一个新名字了,中文,叫白桃。“

白桃,也就是英格丽,她很快就适应了‘ 白桃‘这个中文名。白桃很安静,或许这只是暂时的,白桃这个年龄应该是活跃的,安静可能只是在陌生人面前的羞涩而已。
白桃要上学,初一,这意味着白伏枥这位19岁的大学生每天都要送13岁的白桃上下学。
幸好初一上学时间比大学早一点,白伏枥从未那么过喜欢这个上学时间。白伏枥本来和王良说了让他自己去送就好,因为有点早,王良又有点赖床。结果王乖巧非要跟着去,现在天天起得比他还早。
“…”白伏枥刚从卧室里里出来,就看到早早起床的王良一边哼着Classic一边喝牛奶。
“小心别在宿舍里呛死了,责任我可担不起。”因为刚起床,所以白伏枥的嗓子有点哑,他觉得唾液变得有点苦,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感觉好多了。
“放心不咳咳咳——咳!咳咳咳!”
“呵。”白伏枥朝王良嘲讽一笑,然后钻进了洗漱间。
几分钟过后,白桃的卧室门开了,棕发有些凌乱的女孩眯着眼睛走了出来,看到喝牛奶的王良,小声打了个招呼。
就在王良打算回应小姑娘的时候,洗漱间里传来‘碰’的一声巨响,十分清脆。
“…“王良和白桃对视一下,心跳突然快了起来,该、该不会…是…是把…
“卧槽王良你把王光翟送的花瓶放毛巾架上干嘛!蹭一下就掉下来了!“白伏枥的声音里透了点烦躁和心疼。
靠。王良的心情有些曰狗,那是他前天用一千块买的冰裂纹花瓶,拿来辟邪的。结果才用了没几天就。妈的。才不是王光翟送的地摊货。
王良现在特别想回骂,但想想自己不可以带坏女孩子,于是憋住冲动这个小妖精,努力克制住心里如潮水般汹涌的悲伤,抬起嘴角朝白桃笑了笑,说:“桃子,别理你舅舅,他天天都这蠢样。“
“谁蠢啊王良你个王八蛋!搞得我现在还要收拾。“
这句话瞬间扯断了王良的理智线。
干!谁怕这孙子啊!
“白伏枥你能别那么傻逼吗!那不是王光翟送的!“
然后一顿鸡飞狗跳。
白桃表示十分想笑。
最后两人打打骂骂掐了一架,差点害的白桃迟到。在去他俩学校的时候又打了一架,只因为‘走路上学还是跑步上学’这种无聊透顶的事情。王良和白伏枥在打完架后又架着对方的肩,欢乐的表示我们还是好兄弟。
虽然他们没迟到,但因为他们鼻青脸肿特别是白伏枥鼻子还流着鼻血一幅快西归的样子,所以被送去了校医室。在伤好得差不多后被叫去德育处好生教育了一番。
后来听白伏枥讲后续的白桃“哈哈“一笑,曰:”The friendship between men is really perplexing。“

标题虽便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全文一点逻辑性都没有

评论
©王伏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