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伏_

她眼中的春雷蛰伤了我的外壳。

One sad voice has its nest among the rins of the years.It sings to me in the night,

“I loved you.”
我紧紧抓住茶杯,才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
“情感不够,再来一遍。”
“不!我觉得我练的已经够多了,稍微休息一下吧。”阿斯托利亚'嘭'的一下倒进沙发,软软的瘫在沙发的软垫里。
“快点,你还想不想做你们班最富有感情的朗诵者了。”我也往后靠了靠,真舒服。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你们班演那个甩了白雪的渣比王子,”阿斯托利亚抠起了沙发上布满纹暗的表层,“你要相信我,维多。”
“王子的身高要求是一米八二,”我报起了人设表,“你不要抠我家的沙发。”
“好吧好吧。”阿斯托利亚的眼神开始飘忽不定,她貌似看到了客厅里的那碟绿豆糕,因为她站了起来,朝客厅走去。
我盯着阿斯托利亚褐色的卷发。
Shit.
她果然是冲着绿豆糕去的。
前段时间阿斯托利亚家里发生的巨大变故使她消沉了很久,但前几天她收到了俄罗斯表哥的一封信,然后就从自卑里爬出来了。也不知道那信里写了什么,跟施了魔法一样。她表哥叫什么来着?哦,安德。真是个好名字。
反正她又变回了那个容易生气,但很快就能抛在脑后的阿斯托利亚。这才是我最喜欢的阿斯托利亚。
在我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阿斯托利亚突然叫我名字,回过神来就看见一张沾了绿色碎屑的脸凑到我跟前,眼神专注而深情,她说:“I love you.”
我愣住了,好想吻她。
然后她眼里的深情瞬间转为调侃,她咧嘴一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脸红了傻子哈哈哈!!!”
后来我问她是怎么知道的,毕竟我肤色偏黑,她说她蒙我的,没想到真脸红了。
“怎么样?为我的演技折服吧哈哈哈哈!”阿斯托利亚大声的说完这句话,然后用手一抹嘴……等等,用……手?
唉,我在心里叹了口气,从某些方面看,她不像英国人,一点也不像。
“这才是第五首,你一共选了三十首,所以这才刚开始,”我拿起一叠厚厚的打印文稿,举起手稍微比划了一下,“你今天至少要背到第二十首。”
“不干。”阿斯托利亚瘫在沙发上不起来。
“那歇一会?”
“好呀好呀!”阿斯托利亚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朝我家冰箱冲去,吓了我一跳,“你家冰箱还有什么?有芒果冻吗?就是白伏枥送你的那一袋!”说着,手已经搭上了冰箱。
“诶……?!别这样!!!不要动!!!”
最后还是自己双手将芒果冻奉上,我有些肉痛,但在房子被拆和交出果冻之间我毅然选择了后者。
看到食物的阿斯托利亚一个箭步飞过来,像见了鱼的猫一样。
唉,这个阿斯托利亚啊。傻了吧唧的,只知道傻乐。



没图了所以就咳

评论
热度(2)
©王伏_ | Powered by LOFTER